不是小号。

往昔 3

 


3


《滕王阁序》中诉:“层峦耸翠,上出重霄,飞阁流丹,下临无地。“


《望庐山瀑布》里云: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似银河落九天。“


皆可作飞流出处。


此二者。琅琊阁美景尽收。


 


我猜这个名字大概是蔺晨取的。


于我来说,这理所应当,天经地义。


他救我出苦海,授我武功与学问,数年妥帖照顾,免我惊,免我扰。让我的未来光芒灿烂。昨日种种昨日死。赠我新名,如同新生。


 


在离开琅琊阁的前一天,蔺晨说:“飞流如此,愿梅长苏亦是如此。”


愿如此。


 


廊州和琅琊阁相距并不远,快马一日可达,但是我与父亲走了三天。父亲身体虚弱,畏寒怕累,前来接应的黎刚叔叔并不敢着急赶路,马车悠悠只捡平坦的路走,宁愿绕远也不肯颠簸一下。天色稍微擦黑就不再走。


我很珍惜。


仿佛廊州就是个讯号,一旦马车踏上廊州地界,我和父亲就要真正重新开始。新的名字,新的身份,新的关系。


虽说挥别过往往往应该是个好的开始,可是人总是长情,即便没有太多的旧情在,可是真的发觉要彻底舍弃,心中还是会痛。理智和心,不知道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自己。我尚且会痛,何况是父亲。


 


那三天中,我们大半时间都在独处。父亲断断续续开始对我说起祁王,说起我的另外一个父亲。


他说祁王之前便有侧妃,这很正常,按照大梁的国风,每一位皇子在属性分化之后便可离宫,开衙建府。而同时可册立两位侧妃。可中庸可坤泽,即便乾元也无碍。但是正妃,必须为坤泽。


乾元与坤泽,不会生出中庸,而大部分的皇子都是乾元。例如皇长子,例如现在的太子,例如誉王,例如萧景琰,连那位体弱多病的三皇子也是乾元。所以皇子中出乾元并没有悬念,只是分化时间不同而已。


皇长子萧景禹十五岁便已经分化成了乾元。却在六年后才正式侧立正妃。而那一年,十六岁的林家少帅林殊,刚刚分化成为坤泽。


 


林家小殊从小和皇七子萧景琰一同在祁王府长大,青梅竹马,萧景琰同年分化,毫无悬念的成了乾元。而父亲被皇上赐婚,成了皇长子的正妃。


祁王并没有因为坤泽的属性而低看于他,反而不顾世俗议论,依旧允许林殊征战沙场,支持他建立赤焰军。从十六岁到十九岁,林殊除了孕育的那一年,其他时间几乎都是在军中度过。琴瑟和鸣说的矫情,那是肝胆相照,同生共死。


那会是一段佳话。


 


那确实是一段佳话。林家少帅从来骄傲,属性如何并不是会使他光芒减弱的理由。他从来他都是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。


十六岁的林殊,情窦初开便遇良人。那人护他长大,授他学识,为他遮天避雨,使他成长,独当一面。


 


父亲说,大概人的运气如寿数一样是有定量的。用的不知节制,后半生就会很难过。他就是例子。


只是他前半生会不会太短?为什么只有十九年?为什么,只有三年?


 


是啊,我也不懂,为什么只有三年,三年也算半生么?


 


马车晃晃悠悠,外面的阳光透过树荫穿过帘布,我就这样一路看着父亲时而被光明包围,时而又陷入黑暗,然后又重入光明… …就这样周而复始。


刚才父亲冲我一笑,不是梅长苏的笑容,那笑容融合在阳光里,明亮漂亮。他看着我,却是透过我,看着虚无空气。


那是林殊的笑容吧。在那前半生里,在爱他和他爱的人中,父亲的脸上应该是这样的笑容吧?


我的眼中透出湿意,父亲若是见了只会伤感,好在他不知道。马车悠然前行,我的脸埋在父亲的膝上,枕着柔软的布料,假装昏昏欲睡。这是我和父亲少有的温暖时光,这份暖意,柔和入骨,当时无知无觉,如同顽疾,非要等到多年后才会悠悠然然从骨子里发散出来。


折磨人心。


 


父亲一下一下地轻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发,很久之后才轻轻叹气:“是父亲不好,惹得你难过了。可是啊,若是重来一次,父亲依旧不后悔遇见景禹哥哥… …你知道么?小的时候那年花灯会,宫里赐灯,我一眼就相中了那盏金鱼灯,吵着要跟太奶奶要,就是要金鱼,金鱼,景禹… …后来霓凰因为这事,没少笑话我… …说起来,你还从来见过你的霓凰姑姑。当年若不是她早早嫁到云南,只怕也会被连累。可惜云南王长子早逝,幼子年幼,穆府霓凰掌事,我们那位梁王陛下,只怕心不安啊。”


 


穆氏霓凰,掌管大梁边境十万边防铁骑,一品军候。当年楚国兴兵,云南王与世子俱战死沙场,而小王爷又正当幼龄,霓凰郡主临危受命,全军缟素迎战,血战楚骑于青冥关。从此镇守南方,南境全军皆归于其麾。她指天盟誓,幼弟一日不能承担云南王重责,她便一日以女流之身保家卫国,知道穆青能当重任。


 


我知道这段过往,但是并不是从琅琊阁的书阁中知道的。当年楚国兴兵之时,是赤焰军被灭的三年后,我六岁,就在大梁与南楚的边境小镇上生活。若是当时霓凰郡主未曾守住青冥关,首当其害的便是那座小镇。琅琊阁的书阁中记载天下典故,再大的凶险也不过两笔带过,哪有亲眼所见来的惊心动魄?百闻不如一见,万卷书不如万里路,这个道理,在我还没有知道这两句话的时候,我就已先解其意。






-----------


说了一点点过往。

评论(4)

热度(17)